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一家馆子想要被称为“苍蝇馆子”,不仅要房子破、环境撇、盘子缺口、筷子不成套,更重要的是老板有一手独门好味道,还脾气大。

食神就是这样一家开在厕所旁边的苍蝇馆子,无数人为了它专门到 自贡 一探究竟。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到店的第一件事,选兔子,现点现杀现炒。有时候生意太好,兔子杀得赢,底料跟不上,老板娘就会坏脾气地冲着排队的人群喊:莫排队了!吃不到了!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吃兔,一定要吃小,年纪小、肉小。

最经典的是干锅兔和双椒兔,肉质细嫩爽口,刚杀就下锅,味道浸入骨髓,这是其他肉类比不上的。

如果觉得刚上桌的辣不满足,等上5-10分钟,用筷子头都能给你的舌头打个全麻。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兔子最迷人的地方,或许就是根本也吃不到几口肉,但就是非常享受在红彤彤的辣椒里翻找的过程以及被白炽灯晃得直放光的眼神吧。

>> 栖身江边“危房”——璧山兔

我第一次吃兔,是在交大南门外的一个极其普通的饭馆里,那一盆清亮的锅底配上白净的兔子,陪我们干掉了多少啤酒、骗了多少眼泪。

璧山兔 是 自贡 人游游小时候的最爱,尽管现在 自贡 已经满大街的鲜锅兔,甚至还出现了汇东鲜锅兔一条街,她还是毅然决然带我们进了这间看起来岌岌可危的私房菜。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在 自贡 盐业博物馆旁边,这间20年的老店,小到没招牌的门面,“侧身西望长咨嗟”才能勉强通过的走道、旧到看不清的玻璃窗、坐下去嘎吱嘎吱的板凳和塑料布遮挡的窗户,供大家落座吃饭的,全是自住的民房。

老板说,当餐馆的这几间屋子,是自己的,而他住的房子,是隔壁邻居“让给我住的”…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上硬菜之前,一定要先清洗一下味觉,红油凉粉、糖醋排骨、爆炒兔肚、黄喉之类的开开胃,打开五脏六腑,准备迎接正经挑战。

凉粉本身毫无味道,全靠佐料出挑,老板拌凉粉也全靠肌肉记忆,抖多少盐、浇多少辣椒油,就靠两个字“适量”。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璧山兔 和鲜锅兔的区别,应该就是一个香字。满满一锅花椒和辣椒,老板不心疼,我们惊叫唤。

苍蝇馆子中的传奇——食神又名厕所兔

兔肉过过油,把肉里的水分稍稍锁住,避免干瘪,才入口顿觉其鲜嫩,香料味道醒目却不会喧宾夺主,越吃到后头越知道厉害,辣味儿丝丝入扣。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吃一道菜,就要到它的原产地去,离开了井盐就做不出地道的 自贡 菜。

于是,对于 自贡 菜最大的怀念,莫不过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一盆辣椒里小块小块的兔肉。

本文转载自,,本文观点不代表天府旅游名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