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刚 ‖ 桂花香里说桂花

桂花乡桂花古来香,八月桂花遍地开——

这首歌仿佛就是为位于古蔺县西北部的桂花乡量身定做。农历八月,桂花沿着桂花河两岸应季而开,山野地角、房前屋后,随处可见桂花。桂花是金黄色的,这是我们固有的印象,但在桂花乡,还有红色绝品,称为丹桂。桂花花开时,一阵风过,丹桂摇曳出一簇簇桃花一样的鲜红——这样的奇景会让你的眼睛鲜艳起来,让你的血液幽香起来,让你的心梦幻起来……

哦,这就是桂花,这就是桂花乡——桂花香,桂花如梦!

可能是感念于桂花的情有独钟,这方水土于是就以“桂花”为自己庄严命名。

然而,桂花乡并不只有桂花才香,还有一种木也香,这就是珍稀名木金香桢楠——木型硕壮、材质上佳、耐腐拒虫、历久弥坚、纹理流畅、自然生香,自古为历代皇家宫廷首选用木。如果说桂花以它的香赋予这块土地诗意的梦,那么金香桢楠木则以它那天子之香拉开这块土地文明的大幕。明初“奢香通九驿”以后,古蔺就接通了与中原王朝的血脉。明永乐四年(1406),明成祖朱棣诏建北京,将明都城从南京迁到北京,向全国征集楠木修建皇宫。当时的古蔺彝族土司接诏后在古蔺境内寻找,最后在今桂花乡香楠村大山中发现一大片原始桢楠,当即作为贡木上呈,受到中央政府嘉许,并派少监谢安专程到古蔺办理皇木采办事宜。前后8年,所伐桢楠堆放于山下坝子,因桢楠极香,其坝便得名“香楠坝”。数百年过去,现在香楠坝一带 乡民还不时从田土、山野及老房改造中发掘出没有运出的巨型楠木——这些出土的楠木居然完好无损,香气逼人。

陈大刚 ‖ 桂花香里说桂花

巨型楠木运送到京城有两种方式。一是水路。洪水季节,通过桂花河将楠木顺水而下敦梓河,进贵州汇入赤水河,于合江县入长江,在重庆上岸运京城。二是陆路。春冬两季水枯,用人力搬运出蔺,下泸州北上京城。其时整个桂花都是原始森林,不与外界通人烟。便沿桂花河砍林开路,凿岩成道。但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都要选择一个相对低平的地方作为中转,这个中转地自然选在桂花河边,以后就发展为桂花场——现在的乡政府所在地。

当时不管是砍伐还是运送楠木,都由蔺地土著彝民担当。8个寒来暑往,他们不知流下多少汗水,付出多少心血。现在我们只知道,单是桂花河两岸就留下上百所彝族同胞的生基坟。在海拔1500 多米的高衢逻山上,有一个叫汉溪村的彝族村寨,进出通道只能容一人通过,至今还能看到彝族先民在通往寨子的大岩上修建的石寨门。

然而可以告慰这些彝族先民的是,他们当初在夏天烈日下滴下的汗水,双脚在严冬悬崖峭壁的山路上磨出的鲜血,对古蔺后来的发展都是一种壮举——那些扬眉吐气于皇家宫殿的桢楠,增加了京城对古蔺的看重,增加了大明王朝对他们这个民族的认可度,为古蔺的山水赢得了特殊尊严。而且,那些桢楠至今还吸引着五大洲四大洋以及我们这些炎黄子孙的眼球。

当年为运送楠木,彝族先民用生命在岩壁上开 凿的路,后来被扩展为“茶马古道”。这些在今天看来只是断断续续隐藏在莽莽丛林中的路,并不只是在悬崖峭壁和草木之间被山风反复吟咏的残诗,对于古蔺的文明进程来说,这是应该大书特书的“史诗”——它们曾是大明帝国和大清帝国的官道与驿道,无数的官员和邮差,通过这“史诗”进出古蔺,传达皇家旨意,禀报蔺地民情。这还是一条商旅之路,成都、重庆甚至更远的江南、华北的盐与布等诸多商品从陆路进古蔺,蔺地的茶叶、木材、中药、皮货、山货等从陆路运出,都得走这条路。特别要紧的是,这还是一条生命迁徙的大通道,明清那些筚路蓝缕,通过随军落户、湖广填四川,或者从贵州、重庆讨口要饭来古蔺落户扎根的汉族、苗族人,大多是经此路进入。其中就有人看中桂花这块风水宝地,在此地落地生根。这样一条拔地倚天的生命与文明通道,已实至名归地载入四川省文物保护名册。

在桂花落地生根的人,最初主要是刘姓、骆姓、朱姓、张姓、罗姓。他们沿着彝族先民开辟的道路,续写出桂花的文明传奇。

我本山中人,年年山下住。

一朝意气雄,笑踏青螺去……

这是刘家先人刘象顶150多年前写下的诗句,意气风发又荡气回肠,而他在雷背山岩古驿道上创作的商业“诗篇”更是辉煌—— 依着桂花河边络绎不绝都是他兴建的客栈、商铺、酒肆……。古风习习的大型蓝靛作坊工业遗址还在,用于染布的染缸,大条石砌成,深2米,直径两三米,一次可染10多匹布。这样的染缸有近 20口,散落在桂花河边。现已无法探究,刘家当时雇佣多少人染布,一天要染出多少布,这些布自何处来,染好的布又销往何方。今天能看到的是,桂花河边遗存下来的一排木板壁青瓦房,房屋中厚重的牌匾虽斑驳褪色,但上面那凝重古朴的大字,依然能穿透沧桑岁月,向今人诉说昔日的繁华与昌盛。

桂花乡主峰为虎头山,以1843米的海拔高度,独步古蔺,位居泸州第二高峰。1935年初春,它光荣地成为古蔺迎接红军长征入川第一峰——中央红军长征从贵州一渡赤水后,首先进入四川的地方就是桂花场,他们通过这里的“茶马古道”直插云南威信。当年桂花曾以这块土地的物产与情义,资助这支伟大又处于艰难中的队伍走向远方。现今桂花平和村黑水塘就立有纪 念红军过桂花的石碑“红军碑”。

历史,就是这样在桂花聚合、演绎,又张扬。从桂花河中游高峰 岩到下游与叙永交界的石庙沟大约 10公里流程中,两岸几乎处处是人文,步步是古迹。或者说,这一段桂花河就是流淌着文化古韵的河。在古蔺,无论是陆路还是水道,可能除古蔺老县城外,就再也找不出这样的一段“10公里”。

桂花风景这边独好

要说历史渊源,桂花在古蔺应该是坐主席台的角色。比如,单是那傲然于汉溪村岩石上的恐龙脚印,就要叫其他许多乡镇望“印”兴叹。而且,桂花还不仅仅只是以昔日的繁华昌盛、众多的文化古迹供人凭吊,发思古之幽情,它还有自己笑傲人间、行走江湖的利器——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桂花乡与国家4A级景区黄荆原始森林唇齿相依,森林覆盖率高达近80%,旖旎风光遍布全境,奇特景观自然天成,被称为黄荆老林的“后花园”,有“四川省森林小镇”的光荣称号。海拔1843米的虎头山是桂花乡自然景观的地标。从海拔1266米的桂花乡香楠村三组启脚攀爬,到主峰顶需要一个多小时。全是沿着山脊往上爬,山脊路宽不足1米,两侧是悬崖绝壁、万丈深渊,摄人心魄,恍如攀登“自古华山一条道”的华山。然而却又风光绝佳,山脊两侧是赏心悦目的红枫林、睡莲叶杜鹃、原始杂树。登临山顶,千里送目,四川、贵州尽收眼底,古蔺、叙永飘流脚下。狂风入怀,让人气远神飞、壮心万里。

陈大刚 ‖ 桂花香里说桂花

虎头山的高度并不仅仅是它的自然海拔,更重要的是它发育出黄荆桂花一带方圆百里的众多大山,成就了地球北纬28°上的奇迹——地球同纬度上硕果仅存的原始森林。单是生长出的楠木,对古蔺文明进程就已居功至伟。而且,还情深意长地发育了两条河:龙爪河和桂花河。龙爪河的水,在21世纪初直接升华为古蔺新世纪发展的“生命工程”——龙爪河饮水工程。

汉溪村是桂花最为集中的风景奇观走廊。与叙永县水尾镇画稿溪国家级森林自然保护区一山相连、一衣带水。方圆数十里沟壑纵横,溪多林茂,自然生态冠绝一方。神奇的树木有木鱼树,树干为自然生态空心,击打会发出“咚、咚”的木鱼声;四姊妹树令人叫绝,此树生长不久就分叉为四根树干,同时向天生长,仿佛人间姿色超群的四姐妹,各领风骚,占尽芳华;最为有名的是河口峡谷间的千余株桫椤树,为恐龙时代的植物,被喻为活化石。千年银杏树、楠木、红豆杉、金花茶、红椿、岩桂更是众星捧月,让这一片原始森林充满勃勃生机,更成了动物们的天堂。如果你进汉溪村探险觅胜,在猴穴岩一带并不需要特别好的运气,就能看到野熊、青猴、豪猪、岩羊、野牛、飞狐……。

沧水岩瀑布是汉溪村风景一绝。森林悬崖峭壁上有大大小小瀑布十余个,形成多姿多彩的瀑布群。最大的一个宽有10来丈,落差20多米,在夏日灿烂的阳光下,有如银河倾泻人间,水气之中又时现彩虹轻飞,如梦如幻。如此悬泉飞水与高低错落的巨型丹霞石笋、莽莽苍苍原始森林交相辉映,让人疑入仙景。

在桂花采访期间,我惊喜地知道,桂花居然还有一种奇特的花,这就是睡莲叶杜鹃——绝代“双娇”的组合,叶的形态是睡莲叶,花的色彩和形态则是杜鹃,花期竟然长达4个月,香逾春夏秋。经中国科学院专家认证,花叶奇妙、色彩艳丽的睡莲叶杜鹃,只生长在古蔺虎头山一带海拔 980米山中,全中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本文转载自四川省情网,,本文观点不代表天府旅游名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