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理县是藏羌文化走廊的中心地之一,历史文化悠久。甘堡藏寨离理县县城不远,被称为嘉绒藏族第一寨。整个村寨依崖而建,杂谷脑河从村口自西向东流过,寨子气势恢宏,体现了嘉绒藏族精湛的建筑技艺和文化特色。

作为九黄旅游线上的重要节点之一,甘堡藏寨的锅庄、民歌、服饰、习俗以及屯兵文化、农耕文化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博巴森根”等,都有极大的魅力。在甘堡藏寨可以观藏寨,看藏碉,吃藏式火锅,跳嘉绒锅庄。让人乐游忘返。

图片
藏羌走廊中心地之一甘堡藏寨(陈先敏 轩视界)

— 01 —   嘉绒藏族第一寨

【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第二天到甘堡藏寨。藏寨位于国道317路旁,距理县县城很近,是一个典型的嘉绒藏族聚居的大寨子,倚山傍河,甘堡藏语意为“坡上的村落”,所说的“甘堡甲穹”即意为百户大寨,有嘉绒藏族第一寨之说,它是九黄线上的重要旅游节点。嘉绒藏族种粮务菜牧羊放牛,半牧半农,在甘堡藏寨你便会对这些有所体会。

甘堡藏寨前临奔腾不息的杂谷脑河,背靠莽苍苍的大石山,让人叹为观止。整座寨子民居多为石头砌成,随着山势而错落有致,层次分明,既有卓尔不群的石碉,也有洁白的佛塔。石屋就地取材于河水中顺水冲下的花岗石,切割加工成大小不一的石块,用当地的黏土垒砌而成。石屋冬暖夏凉,不易风化,又防震防火防水。

石屋一般两三层,下宽上窄;一层养牲畜、堆杂物;二层是客厅、厨房、卧室、客房;三层屋顶平整可作晾晒,扬打粮食的场地。从石屋的利用看,跟羌寨类似,其建筑艺术也是文化融合的见证。但从石屋外观装饰看,则跟羌寨泾渭分明。羌族人信仰万物有灵,崇拜白石,墙壁上随处可见羊头图案。而藏族人多信奉喇嘛教,门窗上则是他们挥洒艺术灵气的天地,图案多为双鱼、狮子等宗教图案。

— 02 —  看藏寨:多民族文化的交汇地

走进甘堡藏寨,迎面就是博巴森根广场,它是人们跳锅庄的场所。在藏语中“博巴”为藏族之意,“森根”是狮子。清代在此屯兵后,他们战时杀敌,平时务农,故此处民风彪悍,为尚武之地。道光年间,英军袭扰东南沿海,甘堡屯兵在宁波与英军激战,伤亡数百人,为纪念他们抗击英军的英勇事迹,编创了“博巴森根”这个民间大型叙事性群众锅庄舞蹈,歌颂屯兵骁勇善战的英雄形象。清乾隆十七年,清王朝消灭杂谷土司并将其领地分置为四个土司和五个屯,甘堡就是“五屯”之一,一户一兵,甘堡屯有屯兵650名,对于这样一个高山峡谷的村寨来说不是小数目。

【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广场正北方有点将台上书一个巨大的“将”字。两侧则有屯兵们的戎装雕像

广场正北方有点将台,上书一个巨大的“将”字。点将台的两侧,则有屯兵们的戎装雕像,有的肃然站立,有的跃马扬鞭,有的吹着牛角号。看其装备可谓冷热兵器兼备,除了传统的刀剑弓箭,也有火铳之类的武器;广场一角还有数量庞大的铁皮转经筒,内装经文,每转动一次,相当于诵经一遍。这种需要使劲全身力气推动的转经筒一般出现在村镇或庙宇里面,转经筒一只只推过去转圈,身后逐渐发出轰隆隆的声响,这声响应该就是开启了与神灵对话的按钮吧!拿在手上可以摇动的手摇转经筒比较精致,在这里常可见藏族老人手摇转经筒。看着他们饱经风霜、沟壑纵横的面庞,我们从其眼神里读出的却是安详和虔诚,无欲无求。

【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谢晓庆 摄

在博巴森根广场上面就是鳞次栉比的民居,一个大姐开着一家藏族服饰店,兼卖旅游纪念品。问其附近可有什么旅馆可以投宿,大姐说旅馆很多,她家也可以住宿,我说好啊,那就在你家住吧!大姐家在寨子深处,顺着一条山溪七弯八绕,总算才进家门。家里正在装修,两个年轻木匠正在打制家具。他们之间用藏语交流,语速很快,我听不明白。但我说的四川话他们却能一一作答。看看晚饭时间还早,我就顺着那条山溪在寨子里逛了起来。

这条山溪三四米宽,溪岸两边随意地生长着大小不一的柳树,有的已达合抱之围,起码几十年了。溪岸用块石简单砌成,颜色深浅不一,可见多次培修。这条山溪虽说平时纤细,溪水稍没脚背,在雨季也定是气势磅礴。溪岸边的空地上有亭台水榭,也有反映本地藏族同胞生活的雕塑,譬如藏女打酥油茶、牧马等。马是战马,鞍辔齐全,似乎能听见它们在战场上嘶鸣,载着主人冲锋陷阵,一股肃杀之气不由得迎面而来。

路上所见村民,男人的装束已与汉族差不多,衬衣体恤牛仔裤,脸上的高原红也不是那么浓厚。女人们的打扮却一眼就能看出区别,特别是中老年女性,头帕、青布围腰、绣花鞋等,但只要停下来,手上却不停地转着佛珠,口里颂着经文。

在长期的历史文化的演变发展中,甘堡藏寨深受藏、羌、汉三种文化的影响。民居屋顶上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各家各户大门上挂着的红灯笼给这个古老的藏寨增添了不少亮色;街沿上码放着成堆的木头,这里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储备了不少木柴,屋檐下挂着一串串的红辣椒和玉米棒子。全然是一幅嘉绒藏族农耕图景。

【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广场旁的民居、雕像、白塔、壁绘和转经筒,文化特色浓郁

— 03 —   此间乐:有吃有喝有歌舞

正在寨子里闲逛,一个藏族妇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对我说,“吃饭了,找得你好苦!”原来她是老板娘的姐姐,客栈在装修她就过来帮着做饭。我们先给她们谈好了,跟他们一起吃饭,如果想吃本地特色菜,譬如松茸炖鸡或野味等,只需另外加钱即可。

在这里我们品尝了藏式火锅。与传统意义上的四川火锅不同,藏式火锅并不是将菜品依次放入锅内涮着吃,而是直接把各种荤菜、素菜堆放在锅中,浸泡在汤里煮熟一起吃,看起来更像是东北地区的“大乱炖”。只不过藏式火锅的菜品并不是胡乱扔到锅里的,而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菜品有鸡肉、牛肉丸、藏香猪肉、牦牛舌、牦牛肉、胡萝卜、木耳、白萝卜、青笋、土豆片等,所有的肉类都是已经提前煮熟的,切成条或片的菜品码放整齐,并放在中间烧有木炭的铜锅里,锅内环绕一圈的各式菜品色彩斑斓,搭配合理,格外赏心悦目。

我们跟着老板娘一家吃饭,也是一种深入生活,看看他们平时都吃些什么。不了解的人初来藏族地区,以为藏族同胞总是吃糌粑、牛羊肉,喝酥油茶,用干牛粪块作燃料。在过去是这样,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已有了相当改变,从饮食结构上说虽然他(她)们仍以牛羊肉为主,但现在因为交通便利,也都有条件吃上各种蔬菜了,甘堡藏寨就是这样。在我们食宿的民居厨房里、厨具就跟我们汉族地区的差不多,也用电饭煲做米饭,在土灶上面炒菜。

老板娘端出了香肠片、腊肉、饼子回锅肉、炒青菜、青椒土豆丝等,一张小木桌已经摆满了。她热情地让我们坐下跟两个木匠一起喝酒。我推说不喝酒,老板娘也不再劝。喝到兴奋处,两个木匠又开始用藏语交谈起来。

【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吃过晚饭,走进礼堂,村民们已经开始排练舞蹈了,演员都是本地人,老老少少都有。藏语无伴奏男女合唱,一张口就让人感知到藏族同胞的确是能歌善舞的民族,歌声纯澈明净,宛如雄鹰在草原上翱翔,又似山泉从高处坠落,余音袅袅,在山林间回荡。

礼堂能容纳两三百人,他们忽而在舞台上表演,忽而又在礼堂的两侧及中间的巷道上快速走动,手里做出献哈达的样子,拍手、跺脚、吟唱,一切显得那么自然和谐。坐在台前的导演,一个年轻干练的女士不时站起身来亲自示范某些动作,她希望大家把最好的舞蹈、合唱展现出来,这既是对贵宾的尊重,也是自身实力的表达,因为博巴森根舞蹈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 04 —   观战碉:彪悍历史的见证者

甘堡藏寨的碉楼值得一看,这是一种战碉,多修建于寨内及出入村寨的要道旁、渡口及关卡等地,是一种军事防御性建筑。底层一般用于战时储存粮食及各类物资,二层以上均有战争所需的瞭望孔、射击孔。战时由内向外,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清代乾隆时期,两次金川战役久战不胜,就是为此类战碉所阻。在冷兵器时代,这类战碉如果连点成线,的确固若金汤,让人头疼。据说金川战役结束后,清政府为了预防类似战役再次发生,曾将金川地区的部分嘉绒人押解至京,强令其在北京香山修建了一批仿嘉绒战碉,供清兵演练攻碉战术。现存碉楼为官寨碉,专为土司、守备修建,既是权力的象征,也是他们平时祭祀和占卜的神坛。

【走进天府旅游名县】云朵上的甘堡藏寨

民居和碉楼相互依傍

站在甘堡藏寨的最高处,整个村落一览无余,云朵上的甘堡藏寨,嘉绒人的栖息宝地,杂谷脑河畔的藏族同胞必将把博巴森根跳出更加铿锵的神韵来。

本文转载自四川文旅厅,,本文观点不代表天府旅游名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