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戏游大凉山,好戏在后头

本报驻四川记者 王雪娟

位于四川盆地边缘的大小凉山彝区,不仅是“蜀道难”的主要区域,也是四川四大连片贫困地区之一。这里山高谷深、地势险峻,分布着大量的高寒山村,生存环境十分恶劣。习近平总书记曾在电视上看到有关凉山彝族自治州“悬崖村”的报道,特别是看着村民的出行状态,感到很揪心。2018年2月11日,中华民族传统节日春节来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到四川考察调研,来到大凉山深处,走进彝族贫困群众家中,同当地干部群众共商精准脱贫之策。

两年多过去了,2020年11月17日,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凉山州普格县、布拖县、金阳县、昭觉县、喜德县、越西县、美姑县7县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四川88个贫困县清零。

同期,2020中国西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如火如荼地举行。2020年全球鲜有国际戏剧节能如期开展,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举办尤显可贵。全世界戏剧人将目光投向这里,热爱戏剧的艺术家和年轻人不远千里来到这里。英国爱丁堡艺术节亚洲艺术奖主席王永嘉评价:“大凉山或许就是下一个爱丁堡。”

在戏剧盛典上,发起人与当地彝族小朋友一起演出。

为什么要在大凉山搞戏剧节?为什么贫困山区要搞国际戏剧节?

沐浴着冬日暖阳,在连绵的青山环绕下,中国西昌·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发起人之一、戏剧表演艺术家濮存昕向记者娓娓道来。

“来看戏的老百姓多了起来……”

讲述人:濮存昕(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发起人、著名演员)

为什么要来西昌发起“大凉山国际戏剧节”,这是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

我第一次来大凉山是做公益活动的时候,跟很多人一样,对大凉山的印象是贫穷、深山等。后来我收到剧作家李亭的邀请,她说要在大凉山举办戏剧节,当时我觉得有些意外:为什么要来这里做这样一件事呢?

再到西昌调研时,我立刻作出了决定。这里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对国际戏剧创作者来说非常有吸引力。阳光、温度、山水、文化……彝族小朋友们穿上美丽的民族服饰,载歌载舞,用明媚纯真的笑容和嘹亮的歌声迎接远方的客人,那一瞬间我敢说,很多人会被迷倒。

观众看多了大城市的各类艺术节,必然会有“求新”心理,于是西昌这个远离大城市的“戏剧香格里拉”渐渐有了雏形。

第一届算得上是“开门见喜”。12天的主题活动中,中国、美国、德国、法国、以色列等9个国家35个专业剧团42部作品上演,千余名演职人员为2万余名观众奉上了335场各类戏剧演出。首届大凉山国际戏剧节即收获业界和观众的好评,我们对此很珍惜,这是难得的与国际现代艺术交流、融汇的机会,能让当地老百姓更明白戏剧是什么,也能让观众享受艺术。

受疫情影响,与去年举办的首届戏剧节相比,本届戏剧节遗憾地少了些国外剧目。但大家也意外地发现,来凉山追剧的文艺青年、当地买票来看戏的老百姓多了,买票这个文化消费习惯的形成,能让戏剧节的运营进入良性循环。

还有人问,为什么贫困地区要搞国际戏剧节?

戏剧来到大凉山,或许无法像直播带货、电商助农那样,对地域的经济发展有直接的显性作用,但文化的浸润是潜移默化的,一个地区要发展,离不开文化、离不开交流,国际戏剧节就是承载这种交流的良好形式。

为了吸引本地观众,戏剧节费了不少心思。除了话剧,还加入了脱口秀、马戏、魔术等人们喜闻乐见的表演形式。演出一半在室外,一半在室内。我们在各大露天剧场、老城墙下、沙滩边组织演出、研讨等活动,外来的年轻人与本地青年在这里进行思想交流与碰撞。也许很多观众还是不知道戏剧是什么,但戏剧节的强大信息量、无处不在的戏剧表演,肯定会对他们产生影响,老百姓能看到、听到、感受到,心里想:啊,原来我们西昌能办这么大的一个国际戏剧节,全世界的人都来了。他们会产生发自心底的文化自信和幸福感。戏剧助力脱贫,增长的是软实力和未来的社会效益,脱贫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慢慢培养文化、心理、幸福感上的认知,更需要提高艺术审美。

艺术节的作用不只体现在艺术本身,更在于它的辐射影响和联动效应。艺术节期间较大的人流量和各类活动,促使旅游、服务、交通、金融等相关消费增长,并能提供大量就业岗位。在凉山文旅人看来,戏剧节不仅仅是一个节,更是对全域、全时段、全文旅产业链体系的拉动。

“表面上看是一个节……”

讲述人:刘康(凉山文旅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今年的形势下戏剧节还办不办?说实话,中间经历了几次摇摆。最终,我们国家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良好防控为我们举办戏剧节坚定了信心。反复权衡后,几条具体举措出台:第一,户外为主,室内为辅;第二,线上为主,线下为辅;第三,国内为主,国际为辅。

戏剧节表面上看是一个节,其实除了一个月左右的集中主题活动期,其他时间都是产业活动期。大凉山过去的IP,如阳光、美食、气候等与其他地区相比同质化太强,作为概念表达很难脱颖而出,但戏剧节的作用很不一样。戏剧节期间,两架满满当当的深圳包机“戏游大凉山”旅行团如期抵达,这就是文化的魅力,是文旅融合的极佳诠释。

戏剧节不仅仅是一个节,更是对全域、全时段、全文旅产业链体系的拉动。从整体布局来看,戏剧节是凉山打开全产业链的一把钥匙。我刚得到一个数据,今年戏剧节票房在去年同期基础上增长了20%。虽然20%对于总体营收而言算不了什么,但这反映了当地的文化消费习惯正在逐渐养成。在去年的基础上,我们还开发了文创产品,引入了戏剧电影板块,尝试文化消费的新形式。

我常常把戏剧节比作“开关”“钥匙”“催化剂”,它不仅在当下释放了产业价值,对未来也意义非凡。我们规划了文、农、旅三大品牌项目,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作用是让品牌价值立起来,解决“我是谁”的问题。阿斯牛牛品牌计划是让大凉山的餐饮、农产品走出去,解决就业扶贫和乡村振兴的问题。熊猫优途定制旅行计划则是把更多的客人请进来,解决引进来的问题。最后,让大凉山走向世界,也让世界走进大凉山。

对于巩固脱贫成果,我想戏剧节的举办首先能带来的是文化自信,其次是营销功能,把影响力转化成吸引力,让这里的标签不再是贫穷。希望有一天这里的人走出去介绍“我是凉山人”的时候,人们会想到:哦,那是舞台上走下来的人。

戏剧节期间,景区五大云端剧场同时启动,引导“大凉山国际戏剧节”IP与景区融合,解决当地就业问题,带动产业发展。不久的未来,人们会看到牛羊成群的高山湿地上,当地青年穿着漂亮的民族服装,自豪地向五湖四海的人展示自己的民族文化,展现自信的笑容。我相信,戏剧的风必将唤醒这里自然和人文的种子,凉山西昌将成为世界知名的国际戏剧之城。这是文艺精神的初心传承、文旅融合的价值创造。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与去年举办的首届戏剧节相比,本届戏剧节的国外剧目和外国观众相对较少。不过,戏剧节期间,还是有多个国家的驻华使节亲临现场。他们看见了什么?

“世界其他地方都没有举办国际戏剧节……”

讲述人:罗伯特(戏剧节外国观众、巴哈马驻华特命全权大使)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的今年,在世界其他地方鲜有举办国际戏剧节的情况下,大凉山国际戏剧节的创新和持续举办,显示了中国人民的信心和艺术家的责任心。

我们刚到西昌就深深感受到这里热情好客的氛围和独特的民族文化。在这个戏剧节上,我们认同“戏剧就是生命”的理念。这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国际艺术交流平台,我们可以相互学习。我相信戏剧是人类的共同语言,戏剧可以打破语言和文化的界限。

我与牙买加驻华特命全权大使丘伟基、苏里南共和国驻华特命全权大使陈佳慧一起去了谷克德,那里有非常美的湿地,我们轻松自在地行走在人工栈道之上,看到人们在邛海里划船,从水里捕捞食材,这让我们感受到当地融入自然、保护生态的努力是卓有成效的。

这里的群山让我想起了牙买加,那里种植着世界闻名的蓝山咖啡。邛海边的白沙也让我们想起牙买加、苏里南和巴哈马的海滩,这3个国家都以阳光、大海和白沙闻名于世。就像西昌一样,我们的国家也在通过各种方式推广自己的文化,跟这里能歌善舞的人一样,我们也喜欢在羊皮和牛皮鼓的节拍下跳舞。我们都认为,在中国西部做一个国际性的文化戏剧节很有意义,这将成为一个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的良好契机。

我想,在中国任期结束后,我会把中国当做我的第二故乡。我真心希望大凉山国际戏剧节成为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的新平台。

记者手记

从奴隶社会到社会主义,这里曾实现了“一步跨千年”的社会变迁。如今,在新时代脱贫攻坚战中,这里正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革,这是又一次“一步跨千年”。过去和现在,在大凉山正上演着一幕幕时代巨变的大戏。每一朵飘过的云、每一条流淌的小溪、每一位屋檐下晒太阳的老者、每一个人自信的笑容、每一段动听的歌声,都在见证和诉说着这些变化。

“戏剧节更容易在最短的时间内,给观众带来魔法的感觉。”鹿特丹歌剧节艺术总监基·库伦如是说。不过,一个戏剧节要像魔法一样创造出一个产业,带动当地演艺产品、艺术教育、旅游交通、景区运营等文旅全产业链的发展,助力脱贫增收、乡村振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需要在戏剧节的品牌形成过程中,充分结合当地特色和文化旅游资源,围绕戏剧节的品牌树立、维护和发展做好完善的顶层设计;需要坚持以戏剧为灵魂,明确戏剧艺术本身在戏剧节发展过程中的核心地位,同时将品牌建设与文化产业、旅游产业发展联动考虑;在“云端”演艺走红的时代,还可以通过“直播带戏”、全媒体传播提升戏剧节的品牌关注度、美誉度、影响力……

本文转载自四川文旅厅,,本文观点不代表天府旅游名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
订阅图标按钮